五大高手
 
2006-12-09 11:04:00  作者:铁十二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评论:0 点击:

明月,花间小楼。 楼里烛光淡淡,映着去梦玉晓红晕的脸庞。云梦玉晓,云梦刀红刀传人,白衣仙子。 她是一个温柔可人的女子,单纯的任何人都不忍伤害她。 她的眸子清澈,明亮,闪动着几丝涟漪。泪光。 她看着一处。那里坐着一个男人,魁伟如天王一般的男人。 男人背缚着一柄刀。已经有些磨损的黄铜刀柄,斑驳的黑漆刀鞘。刀未出鞘,却依然能让人感觉到它的危险。 这是一柄闻名天下的刀,名为凶神。 刀所以出名,还是因为它的主人,缚刀者。老刀。五大高手之一的天王铁刀。 云梦玉晓望着窗外的明月,语音里有些哀惋,快三更了,你一定要去? 老刀道,是。 云梦玉晓转过身来,目光里闪动着恳求,我求求你,不要去,好不好? 凄惋的话语,便纵是铁石心肠恐怕也会被融化吧!老刀的心肠不是铁石,但他却摇了摇头,坚定而无奈的摇了摇头。云梦玉晓低下头来,眼泪也滚了出来。 泪光黯了,仿佛更柔和。 半晌的寂静,却仿佛一千年那么长。 云梦玉晓终于道,可他是我哥哥啊!你真的非要杀他吗? 老刀长长吁了口气,缓缓道,我不想杀他,可惜他做的错事太多了! 云梦玉晓沉默了。云梦世家逐出家门的弃子云梦柳阳,如今作恶多端的司徒白衣,他做的错事之多,的确让所有人都难以为其求情。 但云梦玉晓还是没有放弃最后一丝希望,可是,铁大哥。真的非由你来杀他不可吗?你杀了他,我,也就再也无法在你身边了。 老刀好半晌不说话,最后道,我总是尽量避免和他朝面,躲开他很多次,结果害死了很多人,也使他陷入罪恶里更深。这一次,这一战,我必需去,也许我可以不杀他,但他这个与家族杀手力勾结的势力,我却必需摧毁.他向窗外看了看,又道,时间差不多了,我要去了. 云梦玉晓惊慌的道,不要....他们这儿有无数的家族杀手,而且他手下还有三鹰四狼七个厉害的狠角色.而且,而且,听说你的宿敌红衣魔女也来了,她的刀法厉害,仅凭你一个人...有把握胜吗?倘若,倘若... 老刀道,没那么多倘若,我只知道该去做什么,至于结果,做过之后就会出现,此时何必想太多?他看了一眼云梦玉晓,仿佛看穿了她的心事,又温言道,况且,虽然我没有必胜的把握,相信他们人再多,也一样没有的. 不..不是的...,云梦玉晓声音颤的令人心碎,在方才你喝的酒里,我已放入了君子散,一柱香的时间后,你全身的功力就使不出来了.云梦玉晓上前,两手拉住了老刀的衣袖,铁大哥,你此时去了就是去送死啊!不要去...我们走...我们一起离开,好不好? 老刀沉默无言,面无表情,静了许久,终于还是道,我,是一定要去的.不可以逃,不可以避. 云梦玉晓泪落如雨,喃喃道,为什么,为什么? 老刀道,只因为这就是江湖,我就是江湖人.我有担负起这个江湖的责任. 老刀走了.月明,烛黯,人无语. 人无语凝噎. 老刀下了楼,出了花园,走入了凄清的街巷。
街上无人,空空落落。
老刀看了看天上的明月,又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刀,叹了口气,道,即使是去死,有你二人相伴,我也不孤单了。 然后,老刀就伴着明月和他的凶神刀,走入了那条空无一人的街道。 远远的一间明亮豪华的大屋里,一个年轻人正对一个老者道,那条街上并不是空无一人的,相反的,有很多人,而且都是杀人的人。年轻人眼睛里闪烁着阴鸷恶毒而兴奋的光芒,那条街上,已为老刀设下了一个局,必杀之局,更何况他还中了毒?他,绝对无法活着走出那条街。 老者端一杯酒,缓缓道,你不该这么高兴的。 年轻人一怔,不悦道,你这是什么意思? 老者道,我只是想告诉你,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,尤其是对一些甚至已经超乎于人的人,比如说,天王. 良久,良久,仿佛是对月,仿佛是对烛,又仿佛是对那已经离去了的人,云梦玉晓方痴痴道,为什么,为什么,你为什么一定要去?难道你心里就一点也没有我? 忽然,从楼下上来一人,从窗口掠了进来,悄无声息地。 烛光仿佛亮了,映上了那人如血的红裙,如花的娇靥。 那人叹了口气,道,他心里当然有你。 云梦玉晓不闻不动,仿佛已成了一个石塑,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似的。 那人又道,他心里若没你,又怎会喝下你下了药的酒?你以为凭他会看不出那杯酒里下了药?只是即使他明知那是一杯毒酒,只要是你斟给他,他还是一样会喝的。 云梦玉晓不语,仿佛什么也没有听到。 那人又道,他上楼后,共喝了三杯酒,第一杯里什么也没有;第二杯里你终于放入了君子散;可是第三杯酒里你又放入了东西。那是什么? 云梦玉晓身子一颤。 那人又道,你告诉自己,那是什么? 云梦玉晓咬住嘴唇,努力不使自己哭出来。 那人冷冷道,是解药,对不对?你终于还是不愿背叛他。那人幽幽叹了口气,道,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,可是英雄这关,美人又何偿见得过的去? 云梦玉晓双目望定了那人,忽然道,你倒底是谁? 那人冷冷一笑,道,你是仙,我是魔!我是魔!!! 老刀缓缓走过一家店铺前的柱子,柱子忽然悄无声息的裂了开来,月光下闪过一道亮光,一道黑影已持剑刺向老刀的肩胛。 凶神背在老刀身后。在已经有些磨损的黄铜刀柄与斑驳的黑漆刀鞘间,忽然出现了闪亮的一截。杀手蓦地一惊,铁天王要出刀了! 但老刀并没有出刀,而是又缓缓将刀送入了刀鞘,一刻不停的向前走去。 杀手怔住。 然后他忽然发现自己全身都已没有力气。手中的剑再不能刺出半分。 这时他才忽然想起,刚才好似看到有一道白光掠过,自己喉间好似曾凉了一凉。 他下意识的一摸喉间,只见满手鲜红。然后他就倒在了地上。 他可以保证自己的动作绝没有发出一点儿动静,因此他至死都不知道老刀是如何发现了他。 在他倒下时,老刀走过的路旁沙土忽然陷落,两名黑衣人已自地下翻身而起,两柄薄刃利刀已向老刀的双肩狠狠劈下。而此同时,前面两边店铺里忽然冲出三句黑衣人,三柄长枪向着老刀的喉,左右胸呼啸刺到。而远处弓弩弦声一响,三枝劲弩已射向老刀背心。 老刀脚步不停,全身上下宛如铁铸的绝无一丝颤抖。呛一声,凶神刀已出鞘,亮光一闪,已绞断了三枝劲弩,劈断了背后两名黑衣持刀的手臂。 这时,面前的三枪已堪堪刺到,老刀甚至可以感到枪尖坚锐的寒气。 在此时,老刀忽然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他的胸口猛然下陷了三寸,同时他的左手已疾伸出去抓住了刺向喉间的的枪尖,然后他的刀向前一掠。 三个黑衣人大概至死也不明白,他们的枪明明长过老刀的刀,然如何在老刀中枪之前自己便已中刀了呢? 老刀一刻不停,左手用力一拗,已折下一断枪头在手里,向后一送,已插在身后左边的那名杀手的胸口。 而右边的杀手终于难以顾及,给他仅剩的一臂随手甩出四枝银针,俱钉入老刀右肩。右肩登时麻木不堪,不甚灵便了。 便在这时,街巷中又影影绰绰出现了几十条黑色人影,将老刀围在核心。 黑衣杀手中一人喝道,他右肩中了暗器,攻他右肩! 当即便有两名杀手一跃而起,扑击而下,攻向老刀右肩。 老刀微微一哼,右肩一幌,忽听噗的一声,月光下只见银光一闪,四枚银针已给老刀逼毒的余力逼了出来,疾射入两名黑衣人体内.两名黑衣人一声未吭便已倒地而殁. 所有的杀手都不禁一怔,刚激起的士气立泄.看着场中如天神一般气势如洪的老刀,心下都不由微感骇怕. 杀手中一人喝道,上!杀... 他的话没有说下去,老刀的刀掠过,他的头已滚在地上. 老刀的目光自每一个杀手脸上扫过,每个人接触到他的目光都不禁感到深深的恐惧. 老刀的目光落在一个惊恐之意最甚的人脸上. 那人见他望向自己,骇的胆都要破了,蓦地发一声喊,挥刀欲劈. 然后众人仿佛看见刀光一闪,那人的喊声已变成惨呼,他持刀的手已断在地上. 所有的人都已愣住.天地间静静的,只剩那人撕心裂肺的哭喊. 老刀持刀望月. 月光皎洁. 刀光如月光一般清丽. 鲜血艳红. 老刀道,走. 所有的杀手都面面相觑. 老刀忽然喝道,走! 所有的杀手齐齐身形一震,四散奔逃.  远远的那所华丽的大屋里,年轻人满脸的惊骇,对报信的人道,什么?逃了?
他隐隐感到事情的严重了。他知道,让那批久经训练的杀手逃跑,远比杀了他们更可怕。
但他又仿佛安慰自己似的道,无妨,无妨,还有他们! 杀手已溃逃了,老刀提着凶神刀,踏着一地的月光与鲜血,一步步走向巷尾。 月光仿佛更明亮了。 街头忽然仿佛雾气散去一般,渐渐现出七个人来。 七人。六人凶恶如兽,目光贪婪而残暴,如狼恶,似鹰毒。还有一人,却妖媚入骨,举手投足间散发出一种惑人的魅力。 为首一人恶狠狠盯了老刀两眼,又抬头去看月亮,缓缓道,月亮又圆了,每当月圆的时候我都会想杀人。 老刀站住脚,吸了一口气道,三鹰四狼? 为首一人道,不错,我就是杀狼。 老刀道,你杀过多少人? 杀狼阴森森一笑,道,很多,多到我自己都已记不清楚。 老刀叹了口气,道,那你早就该死了. 杀狼冷冷道,很多人都这样认为,但结果死的总是他们. 老刀缓缓吐了口气,开始一步步向前走. 前面就是三鹰四狼. 杀狼.破狼.火狼.毒狼.箭鹰.媚鹰.以及从来都不杀人的佛鹰. 越走越近. 杀狼心中忽然出现了一种感觉.一种从来都有没有出现过的感觉,但他常常将这种感觉给别人. 害怕的感觉. 杀狼第一次感到,在另一个人面前,自己竟然如此弱小,如此不堪一击. 杀狼蓦地一声大吼,双拳击出. 他已不得不出手,因为他怕这样下去,他已没有出刀的机会. 拳势如疯如狂.如涛如浪. 如果出手的只有刀狼一人,那老刀至少有四五十种让他去死的方法. 可惜,除他之外,还有六人. 在杀狼出手的同时,其余三鹰三狼已为他填补了他所有的空门与破绽. 于是,杀狼这拳势汹涌的一击已变的完美无瑕,全无破绽. 老刀已无可反击,无可阻挡,甚至全然不能动弹,因为只要他一动,只怕就难免会有破绽留在在旁伺机出手的三狼三鹰手里.那时处境只怕会更凶险. 嘭,杀狼的双拳结结实实的击在老刀的胸膛上.杀狼面上露出了震惊的喜色,老刀面无表情. 片刻后,老刀仍是面无表情,而杀狼的表情却变了,变的惊疑,恐惧,然后,一丝鲜血自他的嘴角缓缓流了出来. 杀狼临死之前挣扎着说了三个字,硬气功. 这三个字便是他的死因. 杀狼双拳击在了老刀身上,却给老刀的沌混硬气功将劲力反激回去,震死了自己. 一世好杀人的杀狼,这辈子杀的最后一个人,是他自己. 其余三鹰三狼已被震慑住,同时感到悲伤。 他们不是为杀狼的死感到悲伤,而是为自己。 同在一起那么多年,他们自然很了解杀狼的实力,他们中,没有一个人有完全的把握可以胜过他。 可是,杀狼却在一招之间,便给老刀震死了。 面对着这个对手,自己又有几分活下来的把握? 相互间对望几眼,他们心中已有了打算,同时出手。 只有同时出手,才有胜算,才有活下来的机会。 首先出手的是杀狼。 他出刀。 他的刀就叫作,破刀。 破狼一刀劈出。 他这一刀里,有太多的破绽与空门,且毫无章法,可是,却很快,快到很多人都来不及捕捉他的破绽,便已死在他的刀下。 面对这一刀,老刀没有封挡或躲避。 无论是封档或躲避,都会处于挨打的局面。 他也是一刀劈出。 他这一刀,也是毫无章法,也很快,可是,却也毫无破绽。 二人看似相同的一刀,其间相差何止千万? 乒,呛啷,双刀相交,破刀的刀已碎裂成千万片,四散迸射。 老刀的刀一转而回,破狼的头已飞在空中,双眼兀自睁大,看着自己漫天飞舞的‘破刀。 破狼败了,死了。 因为他一昧求快,而后劲不足,防御不够。 而在这时,火狼的剑,已自右侧刺向老刀的脖颈。 箭鹰的暗器,已从四面八方将老刀罩住。 毒狼手一挥,自破狼颈腔里喷出的鲜血,已化作一逢毒雾,向老刀洒来,迎面一阵恶臭。 火狼之所以叫火狼,是因为他的剑法。 他的剑法,名叫炎焰。 炎焰剑法便如火焰一般绵密狠辣,抵隙入缝,势不可挡,在别人一招间,他往往已使出七八招。 可是,在这七八招里,往往只有一两招是攻敌的,其余皆是守势。 他太怕死。 在攻向老刀的这一招里,其间实不知隐藏了多少繁密变化。 可是,思虑太多,变化太多,其势焉能坚猛? 因此,老刀一刀直切而入,后发先至,抢先震碎了火狼的剑,劈入了他的胸膛。 火狼也败了。 破狼与火狼都败了。 一个败在思虑太多,一个败在思虑太少。 想的多与想的少,都只有一个结果,粉身碎骨。 但这时箭鹰的暗器也已到了。 他的暗器,有的走直线,有的划弧而至;有的直接飞至,有的射到墙壁上再反射过去,密密麻麻,四面八方围住了老刀。 老刀须破他的暗器。 不以自己的刀,而以破狼与火狼的兵器的碎片。 破狼与火狼的兵器给震成了碎片,四散飞舞着,已击落了箭鹰的暗器,更有几枚厉啸着向箭鹰射去。 箭鹰一声闷哼,一时躲避不及,已中了几枚,一时疼痛惊惧,哪里还敢多呆,翻身跃上屋顶,仓皇逃去。 老刀以破狼与火狼的兵器破了箭鹰的暗器,在这一瞬间,毒狼的毒雾也已到了。 毒狼的毒厉害无比,纵是老刀的混沌硬气功功力深厚,也不敢沾上半点。 可是,此时已不及出刀以刀风激散毒雾,也已不及躲避。 老刀还有破解之法吗? 毒狼,媚鹰,佛鹰都如是想。 有。 不仅破解,而且反击。 虽不及出刀,然老刀猛然大喝一声,真气沛然,已吹散了毒雾,更有一口真气喷将出去,毒狼首当其冲,已给震成重伤,跌跌撞撞的逃开了。 只不知他受了老刀一口真气的冲击,还有几日好活?
相关热词搜索:高手 上一篇:缺口(根据flash动画改写)
下一篇:《陆小凤》同人
评论排行
 尊宝国际